【转】我宁愿相信有天堂

很久不自己写日志。但是决想不到这篇日志的内容是这样。

昨晚获悉,我的一个本科和硕士的同学,3月27日在美国,committ suicide。

如果有人告诉我,我们班有一个人出了这种事,我会有一个名单,谁似乎有这个倾向和可能。但是即使我把我自己都加进去,我不会想到他会做这件事。

这个人似乎永远不会很严肃,永远都带着笑容,但绝不是呆傻的笑容。似乎有也有发脾气的时候,但是我已经记不清了。

这个人不算我的至交,但是也是我的好朋友。大一大二的时候一起做过两次数学建模,大四的时候心血来潮,跟我打过好多次网球。他的第一把球拍,也是参考了我的意见。读研的时候,跟我抱怨过楼上的宿舍太吵,抱怨过自己的题目太难,但是最后仍然顺利毕业。去年散伙的酒席上,他一如往常,话不多,笑容却不少。在美国时,qq上说那边好多免费球场,场地质量很好。我想不到这是最后的联系。

在同学转过来的一篇mitbbs上的帖子里读到,他在去年8月去美国之前,就已经有些depressive,到了美国又有所加重,而且当时也皈依了基督教。在看前半句话的时候我以为是不负责的臆断,但是看到基督教的字样,我知道作者不是在胡诌。

我一直觉得做这种事很傻,这次也不例外。但是谁没犯过傻,谁没走错过路,但是多数没那么惨痛,多数可以回头。这次他不过是走错了,但是错的有些太离谱,错的无法弥补。

死亡是平常的事情,我以为我已经麻木。北航的大一新生因为甲流去世时,一个高年级生写了些东西来纪念他,说他还没有吃过哪里的饭店,没去过哪一宿舍,就离开了,情何以堪,我多少有些不屑她的矫情。但是现在,我体会到文字都表达不出的悲痛是什么程度。

我很少照相,我觉得有好的风景和美女,看看就够了。拍照的时候,反倒耽误欣赏。可是这次,我突然想要感谢科学的进步,至少能更真切的回忆当时的人和事。看到他的照片,我似乎一伸手就摸得到他的头发,但是这个人已经不在。

他不是个严肃的人,但绝对是一个好人,或者也是如此才让他无法严肃。走之前都没想过要伤害谁,而无法再改变的qq签名是 sorry for everything。客观的说我是一个无神论者,灵魂和上帝之于我都是虚无缥缈。但是现在,我愿意相信有那么一个安静的归宿属于我的朋友

再见,走好。

注:果然为程鸿所写

Tagged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