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校失学子,柳骨化飞鸿

永远的小鸿  http://www.waheaven.com/TT000108891

程鸿兄自杀的事情,是昨天从qq 班级群里获知。

对于昔日的四川地震和最近的南方干旱之类的苦难已经麻木的我,对于旦夕祸福之类的无常已经经历过度的我,对此事耿耿于怀。自己还是没有超然,面对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曾经同窗的生命的消逝。


与程鸿兄的短短相识,是在哈尔滨工业大学的那三个月里。在哈工大的实验学院里,我们是同班同学。那时他和另外两个很高个子的同学住在我对面的寝室,两座高峰中间站着稍矮的他,相映成趣。基本都是清华北大的落榜生,所以刚开学的话题无非是些对于高考的感慨和咒骂,当然也有稍微变得玩世不恭的人,比如我。我除了干些学生会的勾当,就是拿着支烂毛笔在报纸上写写画画,以狂草自诩。后来逛到对面的寝室,发现程鸿兄也摆弄笔墨,而草纸上写出的才真正是书法,楷书柳体字!颜筋柳骨者,楷书之最。不禁汗颜,也就跟兄谈谈书法,班门弄斧。后遂生活步入正常,大家忙着上课和逃课,还有社团活动之类。闲暇之时,程鸿兄温文尔雅的仪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一个多月后我忙于赴新留学的申请及种种手续,便不经常上课。同学见面多问申请之事,谈对留学生活展望和前途理想,我时常游荡于各寝室之间。同学之情益深。

后即离别哈尔滨,离别之时全班同学在一个笔记本上给我留言。程鸿兄八言短诗配以柳骨文字依稀在目:“孙兄立志下南洋…… (遗憾未能识记,日后补齐)” 。诗词铮铮,慷慨恳切之情,溢于言表。

后遂未重逢,只是在新的前两年给哈工大的同学们打电话时,阔聊几句,之后便少联系。闻程鸿兄后获取硕士学位后赴美留学,哪料未满年而自绝生命。

程鸿兄自杀的原因至此尚不明晰,但无论如何,兄大好年华,怎可自残生命?置昔日抱负于何地,至父母友人于何堪?历苦难而存活着,古今中外历历。兄何故而竟如此绝望?倘死而有灵,岂不遗愧而无终?倘死而万事寂灭,更令生者抱憾无穷。短吊寄君,以慰藉其神灵:

呜呼鸿兄,年少而殒。异国他乡,自绝其生。

吊君才俊,温文尔雅。清秀其表,智慧其心。

吊君书艺,柳骨铮铮。挺劲旷达,针砭世人。

吊君立志,学而精深。异乡求学,何顾秋春。

今南洋之词犹在,而斯人不存。恨天地之吝才兮,君之早行;叹世事之多舛兮,柳骨飞鸿。寄此词于君兮,清净魂灵。

Tagged , ,

2 thoughts on “哈校失学子,柳骨化飞鸿

  1. michelle says:

    惋惜。。。。。。。。

  2. idmsj says:

    鸿兄纪念馆中某留言:或许可以理解,只是活着的人难受了。
    记得有个同事问我,你觉得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他没等我想,就说,以前我也不知道,但自从我同学死在我怀里,那种震惊与伤痛后,我明白了人活着其实是为其他人。白发送黑发,不知道叔叔阿姨该怎么过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