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凄月旭景深

葬花吟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岁闺中知是谁?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昨宵庭外悲歌奏,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语花自羞;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抷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一曲《葬花吟》,勾勒出林黛玉凄美的一生。数百字的哀诉,只突出了两个字眼:一者为 “愁”,一者为“怨”。春愁,家愁,暗含情愁,最终都归结到一个“怨”字上。怨青春短促,怨光阴疾驶;怨家事凄凉,怨世事难度;怨痴情不得偿,怨春闺伴秋梦。一曲《葬花吟》,乃林黛玉自写的一生的谶语。红楼之梦未终,林妹妹已香销玉殒。

陈晓旭扮演的林黛玉,在我的心目中是一种极致。此种极致不仅仅是《红楼梦》这部电视剧中对于林黛玉的性格的准确而天衣无缝的刻画,更在于实际生活中陈与林的诸多相似:性格内向,倔强,或者被别人称得上“固执”。陈笃信中医,患乳腺癌而拒绝手术,最终华年早逝,使世人哀憾不已。不过,陈晓旭的生活远胜过林黛玉寄人篱下:陈的广告公司曾给她带来亿万的身家和幸福安逸的生活。但是病魔的折磨最终使她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最终黯然春逝。天意抑或人意,陈晓旭用自己的生命验证了林黛玉的一个悲剧,给林黛玉这个形象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不过,凄凉并不能涵盖陈晓旭。她在患病之后看破红尘,抛弃钱财,功名而遁入空门,在事业的巅峰给自己的人生一个巨大的转折——这或许就是陈晓旭的人生的方式。经历了浮华之后,她终于想办法使自己心灵得到平静和升华。凄美的《葬花吟》,不也是晓旭的人生之谶。

林黛玉与陈晓旭,一个活在想象中而死于想象中,一个活在现实中而死于现实中。但现实中的林妹妹使想象中的林妹妹有血有肉的出现在人们眼前,想象中的林妹妹使现实中的林妹妹的一生充满了传奇的色彩。她们真是有缘!

平心而论,我不喜欢林黛玉,也不钟情《红楼梦》,但我惊叹于陈晓旭创造出来的艺术和人生的协调,陶醉于这美好的极致。这种极致即将随着陈晓旭的消逝而成为不可超越的经典。

陈晓旭已经皈依佛教。祝愿晓旭早登极乐!

2 thoughts on “晓风凄月旭景深

  1. zhenkang says:

    林黛玉是我喜欢的类型。
    老宋说她去了澳洲,我倒希望她真的还活着。

  2. Ju says:

    哈哈,K兄的爱好从那个QJ 可窥一斑。俺还是比较喜欢薛姐姐或者凤姐之类有个性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