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

真佩服这家伙,能把阶级斗争之类的马列如此成功的运用到日本的动画片上,也应该是天外飞仙级的人物。不过出身自劳动人民的自己还真的有点像这个无奈的康夫,但唯一不同的是,我身边没有那只神奇的机器猫。
 
 
 

 
首先是主人公野比康夫,这个人是作者塑造的劳动人民的典型,处于社会的最底层,经常受到地主阶级的盘剥与压榨,终日过着胆惊受怕的日子。野比这个人的人物特点是,既有勇于反抗大胖的进步性,表现出了劳动人民要求解放的朴素愿望,也有将希望寄托在一个来自未来的虚幻人物身上的迷信思想,这是他的局限性。当阶级矛盾还未激化到无可容忍的地步时,他一直对残酷的压迫隐忍不发(书中很多地方都表现了这一点,比如帮大胖拎书包);当矛盾激化的时候,又因为没有先进的思想进行指导而无法从根本上动摇剥削阶级的统治。(经常挨打)在他身上充分体现出了广大最底层劳动人民的两面性:对剥削阶级的斗争性与妥协性。而且这种斗争性因为缺乏先进思想的指导而往往为统治阶层利用,用来进行剥削阶级内部的权力斗争(强夫就经常和野比联合起来对付大胖)。机器猫赠给他很多强大的宝物,而他的最终目的不是推翻剥削阶级,而是想要与贵族少女静子结合的庸俗目的,还对剥削阶级抱有幻想。这就是他的历史局限性。总之这是一个矛盾的悲剧式人物。 
源静子是书中主人公所崇敬的偶像。从源这个姓氏我们推断出她也是日本贵族阶层中的一分子。这个人有女性的善良、美丽,对受压迫阶层的人民具有同情心,但又始终局限于本阶级立场。一个被封建礼教毒害了的少女,始终无法冲破阶级身份的藩篱,去追求真正的爱情。当野比闯进她的浴室,以大无畏的精神去向她表白,要求她一起与腐朽的统治阶级做斗争时,她心里固有的阶级意识却促使她露出了统治阶级的本来面目,以泼水的方式表明了自己与劳动人民敌对的立场。静子虽然同情野比,但她毕竟属于剥削阶级,不可能从更高的角度观察事物,不可能具备超越阶级的觉悟,也就不可能对野比产生真正意义上的爱情,所谓的“爱情”只是小资产阶级情调庸俗爱情观的表现。从这一点,也可以充分地体现出野比这个人物的悲剧色彩,说明在封建社会里,在森严的吃人等级制度下,不可能指望剥削阶级有更高的觉悟,为了自由与幸福,劳动人民唯有自己努力。 
因为作者也是身处那个时代,所以他的思想也有局限性,他描写的野比,不禁有时候会和强夫和大胖交好(参看若干长篇的机器猫故事),而且在本书里也不断暗示野比最后的结果是与静子成功地结婚,结果让本书成为了类似《续红楼梦》《红楼圆梦》的庸俗大团圆结局,泄露了作者妥协的思想。无疑这削弱了本书的悲剧色彩与批判精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